专访罗宾逊全球物流亚洲区高新科技产业总经理奚茵茵:半导体物流需求强劲逆市增长 密切关注美国限制风险

她指出,从春节到现在,半导体客户依然有大量的运输需求,包括大量的设备正在进口,甚至数量较之往年还有增长。“这对于我们货运代理来说是一个好现象。”

“从春节到现在,疫情对整个物流的运作过程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这个过程非常痛苦。”谈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罗宾逊全球物流亚洲区高新科技产业总经理奚茵茵(Stream Xi)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过她也同时指出,尽管如此,半导体行业客户的出货还没有发生严重的延误。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罗宾逊全球物流的观察,尽管在2020年上半年普通货物的运输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但半导体客户仍然有大量的货物运输需求,且较之往年还有增加。奚茵茵坦言,至少从物流的角度看,半导体行业在2020年回暖的态势未必会因为新冠疫情而遭遇反转。

罗宾逊全球物流公司(C.H. Robinson)是全球最大的第三方物流平台之一。行业咨询公司Armstrong & Associates在2019年10月更新的数据显示,罗宾逊全球物流在第三方物流与货运代理两项排名中分别位于第五和第九位。在高科技产品供应链运输,特别是半导体等相关领域的精密仪器运输上,该公司也有丰富的积累。

近年来,随着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半导体物流的需求也随之涌现。据介绍,罗宾逊全球物流中国区的相关业务近年保持了30%至40%的增速。奚茵茵认为,由于公司在该领域有着相当的市场份额,此增速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势头。

5月19日,就如何在中国半导体迅速发展的过程中服务好中国客户,以及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和应对方式等线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相较于其他行业,半导体行业对物流有着不少特殊要求。最明显的是芯片制造企业对精密设备的运输有着较大的需求,其特性决定了较高的运输门槛和专业性要求。这首先体现在高昂的价格上,例如,一台光刻机的价格可高达上亿美元。相应地就需要安排特殊工具以在运输环节满足防震、防倾斜等要求。

加大运输难度的还有精密仪器的“超大尺寸”。通常,包括手机、笔记本电脑在内的普通电子产品由于体积较小,可按照一定规格“打板”(装上集装器)后统一交给航空公司装入飞机货舱。这可以规避很多运输途中的风险,但这却不适用于大尺寸的精密仪器。它们往往需要中央装载,也就是将其置于飞机货舱最突出、空间最大的位置,需要占用普通货物数倍的板位。

“有些货物尺寸接近飞机的极限装载高度3米,只有波音747和777机型才能够满足。”奚茵茵介绍说,“而由于747机型运作成本较高,目前航空公司多在缩减其运力。”订舱资源的紧张与特殊需求的叠加,带来了不同于普通货物的运输难度,这也就要求第三方物流公司需要更多地与航空公司就航班舱位进行商榷。

半导体行业的特殊要求也决定了对人员的高要求。据奚茵茵介绍,罗宾逊物流在多年前就开始引入半导体行业人才在公司任职或担任顾问,以确切地了解该行业货物运输的特性和存在的痛点,进而提出有针对性的方案和操作流程。

此外,该公司也对内培养和组建专注于半导体行业的人才团队,但这“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例如,一位资深的物流从业人员,仍需要花费9-12个月的时间,经历培训和带教才能发展成一位专业的半导体物流人才。

“坦白说,这真的非常需要经验。”奚茵茵表示。她举例称,一个从国外发出的半导体设备,可能需要在初期拿到订单预报的时候就判断出是否超高,并为之安排经济合适的启运地,并提前锁定舱位。否则,可能在当天提货时才能得知具体尺寸,从而导致流程的脱节。

此外,晶圆生产过程中也会涉及到危险化学品的使用,例如蚀刻环节的剧毒腐蚀性液体,这同样对专业性提出了要求。“这包括对危化品的判断和识别,和包括化学品安全说明书(MSDS)在内的材料准备,以及和航空及航运公司、港口、海关在事先的充分沟通。”奚茵茵介绍说,“此外,港口、航空和航运公司对危化品的要求也并非一成不变,其标准在动态调整。”

近年来,中国致力于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此前有媒体更是称2014年为“中国半导体元年”。谈及中国半导体产业近年来的崛起,奚茵茵介绍称,最近数年罗宾逊物流在中国区的相关业务量基本保持在30%至40%的年增长。她认为,由于公司在该领域占有着相当的市场份额,这一数字也能基本反映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势头。

同时,和全球其他半导体产业成熟的地区相比,中国半导体行业还尚未经历并购整合潮,大量中小体量的企业存在的同时,每年也仍在有新的企业成立。对于这一现状是否会加大罗宾逊物流服务中国半导体客户的难度,奚茵茵坦言,这也是目前市场上正在观察的一个问题。

“半导体产业一方面发展很快,另一方面,同一些遍地开花的传统行业相比,门槛和风险还相对较高。”奚茵茵表示,这也导致同其他领域相比,半导体客户群的体量会相对较小。“这个行业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我们内部也有专业的团队,对客户进行全面的了解,以做相对应的匹配来提供服务。”

此外,如前文所述,半导体产业所需的精密仪器造价高昂,这也带来了风险责任方面的挑战。由于航空公司对风险的承担有一定限度,赔偿金额可能仅能达到这些精密仪器价格的“零头”,这也成为了包括罗宾逊在内的第三方物流公司需要与客户探讨和解决的问题之一。国际上目前较为普遍的情况是,第三方物流同样承担有限责任,与航空及航运公司的风险相匹配。

不过,考虑到半导体行业的特殊性,包括精密仪器高昂的价格,以及中国半导体产业在近年崛起的同时,一些物流相关的标准和惯例尚未形成,目前罗宾逊物流采取了在客户投保的情况下也同样购买针对性保险的方式。

“单为半导体行业购买险种基本上是市场上的一个创新。”奚茵茵表示,“我们付出非常高昂的成本,也是为了在新兴的中国半导体产业中发挥自己的力量,这也是一个在大家达成更多共识前的一个前期投资。”

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初的暴发,已使不少半导体行业分析师下调了对该市场2020年表现的预期。有分析机构更是直言称,产业在2020年回暖的态势恐因新冠肺炎疫情遭遇反转。

不过,奚茵茵从物流的角度提供了不同的观察。“整个上半年,普通货物都是下降的趋势,市场上现在最多的就是个人防护设备(PPE)。”她说,“除此之外,最大的空运量之一就来自半导体行业。”

她指出,从春节到现在,半导体客户依然有大量的运输需求,包括大量的设备正在进口,甚至数量较之往年还有增长。“这对于我们货运代理来说是一个好现象。”

不过另一方面,疫情也确实使物流行业正在面对困难和痛苦。奚茵茵坦言,从疫情暴发到现在,在运作过程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例如,春节假期叠加新冠肺炎疫情还较为严重时的“停工停产”,导致中国货物出口锐减,进而使得航空公司大量取消航班。失去前序航班,使中国半导体公司进口的设备难以寻得合适的舱位。“当时,只能采取包机方式以弥补商业航班的空缺,将货物运至国内。”目前,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已经基本得到控制,但其在全球范围的持续使物流的困难仍在持续。“大量货物的积压,导致国内航班紧缺,这为我们的出口货物又带来了困难。” 奚茵茵介绍说,“这个情况目前还在持续。”

疫情的另一个影响是,在美国等目前疫情仍较为严峻的地区,航空公司的地面操作人员可能面临减员;“人少活多”也在加重地面操作人员的工作压力。此外,疫情也会带来一些突发的困难。例如,如果地面操作人员中发现感染病例,往往需要采取整组隔离等类似的防范措施。这些因素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货舱的装载速度和效率,进而导致货物的延迟。

在此环境下,罗宾逊的应对措施包括与客户充分沟通,将运输分散至更多的航空公司和航班,以及在后续报关等其他环节提速,以部分挽回耽误的时间。“目前半导体出货还没有太严重的延误,但回到物流环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